隐藏众大咖情史秘密的不起眼酒店 梦露也曾入住

来源:未知 作者:读卖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6-11-03
从来没有一座建筑物能像纽约的切尔西旅馆一样,能够拥有如此多的创意性,毁灭性,以及透明度如此高的丑闻。它不属于豪华的酒店集团,也没有高级的服务,甚至没有那么干净的被单和房间,但它接待过数量如此众多的名人和明星,以至于切尔西酒店和那些辉煌的名字一起,深深刻在历史上。
切尔西酒店建成于1884年,位于熙来攘往的纽约曼哈顿中心地带,在第七大道和第八大道之间,周围剧场、画廊林立。《纽约时报》形容它的地理位置就像“一位贵妇置身在一场派对的中心,四周都是她社交圈里的好友,无需多言,只需尽情享受”。
 
切尔西酒店
在1902年之前它一直是纽约最高的建筑物,从1905年起,这座建筑物被正式作为旅馆使用。它也是纽约市第一座被列为文化遗产而被保护的建筑物。
 
切尔西酒店
进入21世纪的切尔西旅馆依然保持着100多年前的风貌,400个房间拥有各自不同的装修风格,没有酒吧,也没有餐厅,入口和大堂一样狭窄,上方还吊了一只非常诡异的旧娃娃。房间里都是古旧的家具,书柜上陈列的书籍都是最初出版的第一版,而书籍无一例外都是在这里完成手稿的作者赠送的。
 
切尔西酒店
“我住在这里因为热爱这里创意无限的氛围、那些厚厚的墙壁和高高的天花板,还有友善的邻居。人们总是说切尔西酒店有各种狂野的故事,事实上,我在这里得到了安宁和平静,还有150%的私密。”《莫扎特传》导演米洛斯福尔曼这样写道。
 
切尔西酒店
切尔西旅馆,因为众多个性鲜明的住客而闻名:马克·吐温、《洛丽塔》作者拉基米尔,玛丽莲·梦露和她当时的编剧丈夫、获诺贝尔奖的摇滚巨星鲍勃·迪伦、波普艺术大师安迪·沃霍尔、麦当娜等等,写不完名字的巨星们轮番在这里上演着那个年代令人惊奇的故事。
 
切尔西酒店
在切尔西旅馆,每个房间都故事,那些门牌不再是一串串单纯的编码,而是组成那个时代最重要的数字。
 
切尔西酒店
211号:鲍勃·迪伦
 
鲍勃·迪伦
你或许不认识照片中年轻的他,但你一定听过他的名字——鲍勃·迪伦。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这位美国杰出的摇滚、民谣艺术家,这又将他再次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当年住在211房间里的鲍勃·迪伦与当年同住在切尔西的著名波普艺术家安迪·沃霍尔卷入与名媛伊迪·塞克威克的三角恋中,当伊迪从沃霍尔那得知鲍勃·迪伦将要结婚的消息那晚,她就着烛光粘贴她厚厚的假睫毛,将整个房间都点着了。
鲍勃·迪伦被认为是顶峰之作的专辑《Blonde on blonde》,据说是以此为灵感写的。之后,他还是迎娶了兔女郎模特莎拉·劳登。鲍勃·迪伦在切尔西旅馆经历了爱情、婚姻和人尽皆知的婚外情。
614号:玛丽·莲梦露和阿瑟米勒
 
玛丽·莲梦露
写下《推销员之死》的戏剧大师阿瑟· 米勒是玛丽莲· 梦露的第三任丈夫,1961年和梦露离婚后来到切尔西疗伤,一住就是六年。在614号房他写下了《沉沦之后》和论文"The Chelsea Affect"。他说这里是“超现实的最高点”,“这里没有吸尘器,没有规矩,也没有遗憾”,说“这里不属于美国”。据说阿瑟觉得仅仅是站在酒店的电梯里,吸到里面的大麻烟雾,都能让你感到兴奋无比。
100号:席德与南希
 
席德与南希
100号房间恐怕是切尔西旅馆最著名的房间了,当年性手枪乐队的贝斯手和他朋克女友南希曾一起住在这个房间。但1978年的一天早上,南希被发现死在切尔西酒店的床上,周身是血。但因为前一天晚上过量吸毒和宿醉,席德不记得这一切。两人曾经一起在脖子上挂同一条铁链来宣示对爱情的忠贞,只不过这一天结束的有点早。在意识到自己失手杀死女友后,次年席德也因伤心过度而吸毒过量消耗光自己的生命。
 
席德与南希
这对朋克爱侣发生在切尔西的故事被改变成为电影《席德与南希》,被视为摇滚节的经典之作。
1008号:克拉克和库布里克
 
库布里克
这位胡子大叔是世界电影史上从来不敢忽略的一笔,他影响了许多后来电影大师的创作。没错,就是库布里克。1964年,阿瑟·克拉克坚持要住在1008号房间,因为他觉得住在对面的艾伦·金斯堡和阿瑟·米勒可以带给他灵感。随后,斯坦利库布里克也搬进切尔西酒店,共同构思了《2001太空漫游》的小说和剧本,而后成就了最经典的科幻电影。
822号:麦当娜
 
麦当娜
20世纪80年代,歌手麦当娜曾居住于此,并在1992年回到822房拍摄写真集,在她的环球巡回演出的录像中,也有在切尔西旅馆拍摄的片段。写真集中虽然很大尺度,但处处也是凸显出对在切尔西酒店度过昔日的青春的一种怀恋。
 
麦当娜
每个房间:安迪·沃霍尔
 
安迪·沃霍尔
作为当代波普艺术的大师,安迪·沃霍尔几乎是家喻户晓,在上世纪60-70年代,简直是艺术精神的领袖。1966年他在切尔西拍摄了《切尔西女孩》,影片详细的记录了切尔西酒店的每个房间,每个门牌号,以及门后那些文艺巨星的挣扎与堕落,充斥着药品、死亡、性欲、同性等各种边缘话题的切尔西酒店就这样永远定格在胶片上。60年代最惊世骇俗的「地下」电影就这样诞生了。
 
安迪·沃霍尔
最后的切尔西
 
切尔西酒店
切尔西酒店就像一辆失控的发狂的列车,吸引着有才华并且疯狂的艺术家、音乐人、名流们搭乘而上,寻找人生的巅峰时刻。没任何束缚,绝对的自由在这个小小的国度让切尔西的住客感到安心。这里不是普通的酒店,这里是切尔西。
虽然在2011年切尔西酒店关门整修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永远会关门大吉。登陆酒店的官网,你会看到:“正在修正和革新,欢迎你于2017年入住或疯玩在切尔西酒店”。
我们只能期待在2017年,这个神一样的酒店再次开张,展开新的篇章,书写文艺界的新历史。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读卖新闻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分享到:0
读卖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