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手车金融风控之困:骗贷滋生 贷后基本靠催收

来源:未知 作者:读卖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5-31
作为二手车金融的核心,风控主要存在三大困局:数据维度缺乏且互不相通;审核不严导致骗车骗贷严重;基本依靠线下催收
在借款人和放贷车辆失联半个月后,赵云(化名)和他的催收团队根据车上安装的GPS定位,一路追到了大兴安岭。
这里距离借款人居住地北京,有一千多公里。车子由两条大狼狗看守着。赵云和同事一靠近,狼狗便狂叫不止。最终,赵云放弃了“直接把车开走”的想法,决定走法律程序。
赵云,是北京一家汽车金融公司的工作人员。他的日常工作,就是在发现客户逾期不还款后,对客户进行催收,要么打电话,要么去客户出入地蹲点。
“上述案例属于恶意不还款、不退车。如果最后找不到人,催收团队其实可以直接把车开走。”花生好车一位赵姓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“基本上每个汽车金融公司都有催收部门。”
随着汽车后市场逐渐成为“新大陆”被开发,汽车金融作为汽车后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,引来了各路资本。新车消费金融、P2P车贷、二手车金融、融资租赁……在汽车金融产业链中,越来越多的互金公司盯上了汽车金融市场,如神州闪贷、优信二手车、瓜子二手车、易鑫、第一车贷等,都在紧锣密鼓地布局汽车金融领域。
不过,数位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,相较于新车消费金融,二手车金融市场面临更多风险和挑战。
“我国二手车市场尚处于发展起步阶段,二手车金融市场发展更加缓慢。”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称,“在风控上,欺诈风险一直居高不下,制约了二手车金融的长远健康发展。”
法治周末记者调查了解到,作为二手车金融的核心,风控主要存在三大困局:数据维度缺乏且互不相通;审核不严导致骗车骗贷严重;基本依靠线下催收。
困局一:
数据维度不够 信息不畅
据花生好车董事长陈鹏云介绍,互联网汽车金融领域有三个维度。第一,按照车的品类划分,可分成新车和二手车,目前新车金融比例比二手车金融比例高;第二,按照金融产品划分,可分成汽车抵押类、回租直租以及保值回购等;第三,按照做通道或自建渠道划分,一种是获客、风控都通过现有4S店、二级经销商、汽车交易市场实现,另一种则是自建平台,如花生好车和神州闪贷。
“与新车金融相比,二手车金融在渗透率上存在明显不足。”北京大成(上海)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立彤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“由于缺乏体系完整的二手车流通渠道,二手汽车金融主要的呈现形式还是零星地分散在传统交易模式之下,加上二手车市场本身尚不成熟,车辆信息不透明,信用体系还不健全,评估体系尚未完善,因而融资租赁渗透率十分低。”
一方面是渗透率不足,一方面是市场需求大,二手车金融领域看似迎来了“风口”。
但风控却成为这个“风口”的掣肘。
爱钱帮的苏梅(化名)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,在风控上,汽车金融公司对消费信贷不外乎建立信用模型,及对应客户收入、信用水平的收入模型,“但由于国内数据样本不足,信用模型没有完全对应”。
“而且现在二手车车贷基本下沉在三四线城市,这些城市的数据没有一二线城市发达,数据维度不够多。”苏梅说道。
除了数据样本不足,数据源的真实度也是一种挑战。据玖富汽车金融副总经理刘翔实介绍,不确定所谓“真实”的真实性,在虚假的东西上建立征信模型,最后得出的结论肯定是虚假的。
车车汇联合创始人黄涛则认为,目前还存在数据互不相通的现状,“因此几乎每天会有一个金融公司冒出来,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,金融公司会省略很多环节,对用户放松要求,如果汽车金融公司能进行数据互通,可降低骗贷风险。”
困局二:
审核不严 骗贷滋生
如黄涛所说,骗贷、借贷不还等坏账问题已成为二手车金融企业的痛点。
宋清辉分析,骗贷之所以频繁出现,一方面因为信用体系不健全导致重复借贷,另一方面因为金融机构过于追求放贷速度导致审核不严。
5月28日,法治周末记者走访北京花乡二手车市场发现,多数二手车商家会与银行和金融机构合作,当客户征信无法通过银行审核时,只需支付稍高的贷款利率,便可从金融机构贷款。
“金融机构基本都能通过征信审核。”中盛名车一位郝姓销售顾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。
在深圳从事车贷工作的周驰(化名)验证了上述销售顾问的说法:“即使客户零征信,我们也能给他做抵押贷款。”
“客户带上个人材料,来公司填一些资料,经评估师评估后填完评估资料,就能签合同,做抵押,装GPS,只需半个小时,全部搞定。”周驰介绍道。
“如果一个工作日内需完成贷款受理—评估—初审—审批—签订合同—更改保险受益人—抵押登记—安装GPS—放款等所有程序,平台就很难进行深入调查,最后出现审核不严的现象。而且二手车金融行业造假的情况也屡见不鲜,骗车、骗保、骗贷等欺诈问题十分盛行。”陈立彤向法治周末记者分析道,“所以风险控制重力在于防止欺诈。”
根据零壹财经发布的《中国互联网+汽车金融年度发展报告2016》,P2P车贷业务不可避免地存在欺诈风险和竞争风险。一方面我国征信制度还不尽完善,P2P平台很难对借款人的实际资质进行全面了解,加大了借贷机构判断借款人偿还能力和偿还意愿的难度;另一方面借款人非法二次抵押乃至进行黑市交易,并不鲜见。
苏梅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,骗贷基本属于行业现象,“如何避免就看各家的风控能力了”。
据《北京商报》报道,某平台CEO曾诉苦,在该平台经营的848笔车贷业务中,曾出现12起恶意骗贷案例。如借款人将名下的高档汽车抵押给P2P网贷平台进行借款,拿到借款后又将车质押给另外的抵押借款机构,再次进行借款。
“由于国内没有集中统一的抵押登记系统,不同的抵押物需在不同的部门登记,这就会导致登记信息的相对分散和不透明,增加了登记系统的登记难度。”宋清辉分析道。
困局三:
贷后基本靠催收
“互联网汽车金融其实是将民间借贷转移到线上,借款人多是在银行借不到款、信用较差的用户。”崔东树分析道,“为征信不足甚至零征信的借款人提供贷款,有巨大风险,一旦逾期不还,就基本依靠催收了。”
据前述赵姓工作人员介绍,催收分为几种,一种是每天固定时间点打电话提醒;另一种是在借款人联系不上后,去其家庭、公司地址蹲点;最后如果依然找不到人,就通过车辆里面的GPS定位,找到车后直接把车开走。
“大公司基本都有稳定的催收团队。花生好车通过直营加直租及保守的金融产品,搭建风控闭环。”陈鹏云说道。
周驰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车贷市场可细分为质押车和GPS车市场。质押车辆入库,基本无风险;而占比较高的GPS车市场,基本属于信用贷,违约率极高,损失率可高达20%左右。
“如果出现违约,我们会根据GPS定位去线下找车催款。”周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有一些平台可能会与第三方专业催收公司合作,采用的催收方式可能包括24小时跟踪借款人、上门泼漆等极端方法。
 
“客户肯定是斗不过公司的,除非人和车彻底消失。如果客户玩消失,他的这辆抵押车在路上跑,有的街道安装了‘天眼’,再加上GPS,我们能顺利找到车。因为是债权人,我们可以把车抢回来。要么客户拿钱来赎,如果不赎,我们就把车卖掉。”周驰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。
然而,在平台的催收下,借款人也可能想出躲债“良方”。
赵云就是在借款人“躲猫猫”后,上演了一场不远千里追人追车的“闹剧”。
“一追一躲,二手车金融市场似乎无法形成闭环。而且贷后催收的成本很高,且无法控制,给风控带来了很多麻烦。”崔东树表示。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读卖新闻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分享到:0
读卖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