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孩意愿调查:"独生爸妈"和二三线城市家庭更愿生

来源:未知 作者:读卖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2-23
导读:最不敢生的,正如一位上海奶爸所说,是那些“书读得多,钱赚得少,异地打拼的”。主要就是一二线城市所谓的新中产,在房贷、教育等压力之下,对二孩望而却步。
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施一年多以来,生不生二孩成了社会议题。
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2016年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5.86‰,低于“十三五”生育规划的年均6‰的目标;2016年中国人口增长809万,也低于预期增长900万的年均目标。
“谁最不敢生二孩?就是那些书读得多,钱赚得少,在异地打拼的”,一位坚持一孩家庭的奶爸说的话,似乎戳中了很多在城市刚站稳脚跟的年轻人的心。
近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数十个家庭,他们来自上海、广州、杭州、金华等地,覆盖了一二三线城市。其中最不敢、不愿意生的是一二线城市里收入中等、房贷压力大、教育期望值又高的所谓“中产阶级”或“新中产”,正如上文那位奶爸说的一样。
国家卫计委在2015年有一个生育意愿调查,结果显示因为经济负担、太费精力和无人看护而不愿生育第二个子女的人数分别占到74.5%、61.1%、60.5%。
这一调查显示,育儿成本已经占到中国家庭平均收入接近50%。而托育服务严重短缺,0-3岁婴幼儿在我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%,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%的比例。此外,近年来大中城市房价攀升,许多家庭也由于这些因素在考虑推迟生育,或影响再生育的决策。
“独生爸妈”更愿意生二孩
今年34岁的清水是上海某985高校的教师,她的大女儿悠悠今年4岁了。2016年7月,悠悠的弟弟出生了,如今她儿女双全,是大家眼中的“人生赢家”。
之所以选择二孩,除了2013年国家放开单独二孩政策的契机外,也与她和丈夫作为独生子女那份孤独的童年记忆有关。
“我母亲是医生,夜以继日的上班,我爸爸则整天呆在实验室。那个时候自己带一把钥匙,回家冷冰冰的,现在回想起来那种感觉很不好,我不想让女儿也有一个孤单的童年。”她说。
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中,这几乎是所有二孩家庭主要的出发点:希望两个孩子有个伴,不那么孤单。这其中,特别是童年有缺失感的“独生爸妈”往往更愿意生二孩,希望在孩子身上弥补那份没有兄弟姐妹的遗憾。
此外,因为是“独生爸妈”,双方父母可给予的人力、物力支持都要更多,也是促使他们“敢生”的一个因素。
不过,幼小的孩子不一定对父母的好意时时买账,有些原本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变成二孩家庭后,要面临平衡两个孩子的问题,通常会表现为两个孩子为吸引大人注意而“争风吃醋”。
今年33岁的上海IT工程师胡胡有两个儿子,大宝4岁,二宝刚满两个月。“尽管怀孕的时候也经常做大宝的心理工作,但是二宝真正出生后还是遇到了很多问题,大宝还是会吃醋嫉妒,最崩溃的是二宝在哭闹的时候,大宝为了引起大人们的注意也故意哭闹。” 她说。
“大女儿今天到病房要拉妈妈,被拉开,要爬上小婴儿篮,也被拉开,觉得被嫌弃,眼神里都是落寂,回家说了几句话就哭了。”老婆最近刚生二孩的池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大女儿才两岁半,已经懂得很多。
一线城市50-100万收入家庭不敢轻言二孩
对清水来说,作为一名大学教师,大部分工作是在家做的,但现在最大的困窘是,有了两个孩子后,工作经常被打断,尤其集中精力写论文时。“比如我刚写了300字,老大放学了,老二醒了,等过会我再写的时候就要从头再捋一遍思路,压力大的时候经常夜里睡不着。”
怀孕期间,为了不落下课程,她一直坚持上课上到生产。如今二宝还小,她要评副教授,今年的科研压力也比较大。
不止一位妈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多了个孩子,颈椎病、腱鞘炎这些都无法避免地会加重。
不过,最折磨她们的还是睡眠的不足,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睡个整觉。
这几位二孩妈妈的作息呈现惊人的一致:每天6点多起床,7点多出门上班,晚上6点多下班到家,吃过晚饭后陪孩子做作业、洗澡、睡觉,基本都要过10点,等自己再收拾好睡觉就要11点多了,每天最多就睡六七个小时。
受访的这十位二孩妈妈中,有三位都不得不做了“全职妈妈”,随之而来的是不可回避的经济问题。
几个年收入在50-100万人民币之间的上海二孩家庭表示,通常两个孩子上幼儿园前开销不大,主要是奶粉、尿不湿、衣服等,一年约在四五万。
“老大上幼儿园之后就贵了,学费一年5万,等老二也上了就得10万,那个时候估计一年得15万的花费。”一位上海妈妈说,幸亏公婆帮忙带孩子,否则还得请保姆照料,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这些二孩妈妈,带孩子的标准配置是两个老人,或者一个保姆加一个老人,或者自己全职在家加老人或保姆一名。“也就是必须得保证能有两个大人照顾两个小孩,不然是不敢生的。”
而生活在上海、广州、杭州这些地方,两个孩子开始上幼儿园之后每年的花费至少要准备十几万,再加上基本上家家都有几十年的房贷,经济压力不小。
陈冉就是因此而坚决不要二孩的上海妈妈,虽然她和丈夫年收入可观,但两人都没有上海户籍,打算将孩子送到学费一年10万元的私立学校就读。
陈冉算了一笔账,如果是两个孩子,上学后一年光学费就要20多万,再加上家庭一年的房贷支出25万,这样不吃不喝就要近50万。而作为一个生活品质还不低的人,家庭的各种支出也不小。
不希望降低现有生活品质,也想集中物力财力和精力来培养一个孩子,是陈冉这样的很多一线城市妈妈的想法。
谁在生育二孩?
最近,山东省因为“最敢生”上了几次头条。
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数据,2016年全国住院分娩活产数达到1846万,较2015年增长11.5%。但根据山东卫计委的数字,2016年山东省人口出生数量达到177万人,同比增加53万人,增幅为42.7%。其中一孩出生占出生总数的34.2%,同比增加15.7%;二孩出生占比63.3%,增幅为69.9%。
几位山东的受访者表示,现状确实如此,身边“能生的基本都在生(二孩)”。更有意思的是,他们中有的人认为这与山东各个城市整体的房价不高有关。
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17年春节回乡的观察来看,二三线城市的同学或朋友似乎更热衷于生二孩,这与他们的生活成本、职业压力等都比一线城市低不无关系。
他们或有钱,或有闲,或没钱没闲但要求不高把孩子放在农村老家由老人带,而最不敢生的,正如前文的那位上海奶爸所说,是那些“书读得多,钱赚得少,异地打拼的”。主要就是一二线城市所谓的新中产,在房贷、教育等压力之下,对二孩望而却步。
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彭希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,是否选择生二孩受经济、地域、受教育程度以及羊群效应等方面因素影响。
他指出,影响因素有经济问题、照料问题、个人事业发展等问题。“如果经济压力很大,但有父母帮助照料,可能就会生;如果经济压力不是很大,但家里没有人照料,也可能不生。”
另外,他指出,生不生二孩还有羊群效应和从众心理,因此会有个时间的变化。
一些受访对象则表示,社会也没有做好全面二孩的准备,比如产假制度、幼托等,都不完善,而这些都需要时间去解决。(为保护隐私,文中所涉人名均为化名)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读卖新闻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分享到:0
读卖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