助贷服务机构揭秘:不能碰钱 要承担逾期风险

来源: 作者: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6-02

近一两年来,继P2P网贷之后,国内助贷服务机构兴起,主攻资产端,但外界鲜有关注。

究其原因,业内人士表示,一方面,助贷服务机构基本都是新兴机构和创业公司;其次,其受资金方的影响比较大,较难做大,不过仍有一定存在价值和发展空间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中腾信、我来贷、大数金融等多家助贷服务机构,了解助贷服务模式,其主要帮助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放贷,银行等只需提供资金,收取固定收益,其他均由助贷服务机构完成。

虽然如此,银行仍有较多顾虑,因此,目前主要是部分中小银行和助贷服务机构有所合作,而且门槛很高。

除此之外,助贷服务机构也会寻找持牌消费金融公司、互联网小贷公司等合作。

解析助贷服务模式

一家助贷服务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助贷服务模式在国外发展较为成熟,比如,Lending Club和花旗银行合作,为美国低收入家庭提供低息贷款。

“国内大范围兴起是在去年。”多位助贷服务机构人士表示,助贷服务机构基本都是新兴机构和创业公司,数量不多,体量也不大,比如中腾信、我来贷、大数金融等。

而且,对于助贷服务机构,目前也没有权威的定义。

业内普遍认为,由银行、消费金融公司、互联网小贷等持牌金融机构提供资金,收取固定收益,助贷服务机构设计贷款产品,并为持牌金融机构提供包括获客、面签、审批、贷后管理等全流程服务,资金则由持牌金融机构直接给到客户,助贷服务机构不能碰钱

上述助贷服务机构人士表示,银行等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对线上获客有强烈的需求,相比银行,助贷服务机构的客户群体更加下沉,类似消费金融公司。

以中腾信为例,中腾信助理总经理魏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中腾信主要从事工薪贷,服务受薪人士,包括一般意义上的白领和少量蓝领,定位客群与信用卡分期客户相仿, 并且包括再下沉一些的借款客户。

因此,这类资产的特点包括:一是小额分散,笔均贷款6万元左右,单笔最高贷款不超过20万元;二是受薪人士还款来源稳定,风险较低,年化费率一般在20%左右。

魏昆介绍,中腾信的资金来源于信托、银行和网贷平台等,大部分来自信托。以信托为例,中腾信负责寻找资金方(包括银行、券商、企业、投资基金等),成立信托计划,资金方一般需要固定收益,比如年化收益8%,超额部分由中腾信拥有。

助贷服务机构甚至还承担逾期风险,回购逾期资产,比如,一家助贷机构在银行开立保证金账户,按照助贷余额的一定比例存入保证金;当客户连续逾期达到一定时间,助贷机构按照与银行协商的一定比例部分或者全额回购相关资产

和银行合作门槛最高

“最大的痛点就是缺钱。”一家助贷服务机构人士坦言,助贷服务机构受资金方的影响比较大,因此较难做大,资金方虽然很多,但门槛高,维护关系比较麻烦。

助贷服务机构的资金方来源比较多元,包括银行、消费金融公司、互联网小贷等,不过,业内人士表示,和银行合作门槛最高

另一家助贷服务机构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:“在助贷服务模式中,各家银行具体要求不一样,一般来说,银行一般需要按照贷款基准利率上浮40-80%。我谈过的银行,开价从年化利率7.5%-10%都有,有家银行只开价7.5%,但我没有选择合作,因为这家银行要求只能贷给公务员,我觉得限制太多,没法做,即使报价很低。”

上述助贷服务机构人士表示,银行比较谨慎,所以需要寻找比较信任的合作伙伴,银行考虑因素很多,包括公司背景、高管背景、经营情况、风控技术、营销推广等等

华东某城商行消费金融中心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:“我们也有和助贷服务机构接触过,但还没有实际合作,比较担心风险事件。原因在于,一是这些机构良莠不齐,怕风控技术把关不好;二是这些机构也没有消费场景;三是我们线下业务发展不错,每个网点都可以办理消费金融业务。不过,我们和一些电商等公司会有合作,共同开发产品,它们也有场景优势。”

因此,除了和部分中小银行合作,助贷服务机构也会寻找持牌消费金融公司、互联网小贷公司等合作。

比如,“大数金融”的资金主要来自银行,而“我来贷”的资金主要来自持牌消费金融公司。

有一定实力的机构则尝试发行ABS融资,中腾信助理总经理魏昆表示,随着中腾信资产规模越做越大,资金需求越大,机构的资金不能满足其资金需求, 因此,公司寻求发行ABS融资,得益于股东背景优势,目前已经成功发行了多笔ABS。
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读卖新闻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分享到:0
读卖新闻网